苏州打车回上海要加150元跨城费?合理吗?

2024-02-13 8 0

苏州打车回上海要加150元跨城费?合理吗?

从苏州打车到上海城际车费需要加收150元吗?合理吗? 从上海到周边城市的路程少则几十公里,多则几百公里,对于需求紧急、或者买不到车票、来不及的乘客来说,乘坐出租车逐渐成为一些人的选择之一。近日,市民王先生反映,他从苏州乘坐网约车返回上海时,司机连续3次要求他私自加收50至100元的“城际费”。那么城市之间是否需要收取过路费呢?有明确的收费标准吗? 反思:连续三次被司机接送 要求私下征收“城际税”。 12月初的一天晚上,王先生出差后打算从苏州打车回上海,于是他通过打车软件在网上叫了一辆出租车。 90多公里的路程,软件显示预计费用约为230元,而打车界面上,有一行小文字提示:“本次行程可能产生高速公路费26元,其中需要单独支付。” “就算堵车,总共不到300块钱应该也能搞定吧?” 王先生是这么想的,但当他叫的网约车到达出发点时,王先生还没上车,司机就摇下车窗告诉他,“城际”的“城市间”要加收费用。此订单80元。税”并私下转移给司机,而不是将税加到运输平台上。 王先生感到很困惑。出租车费中不应该包含所有税费吗?即使需要自己缴纳高速公路通行费,司机通常也会直接将其添加到平台上,只需要支付全部通行费。 现在,他第一次听到的城际费用是私下转账,这让王先生怀疑这种做法是否合法。 “司机说如果我不付(城际税),他会让我取消订单。” 王先生见状,不想和对方争论,取消了订单,又叫了另一台机器。 然而,令王先生无法接受的是,他连续乘坐了两次网约车,到达出发点后,司机又提出了同样的要求,要求他支付50至100元的费用,而且都是私下里进行的。转移。 “这合法吗?平台知道这个费用的存在吗?司机可以随意收费吗?” 司机很生气,没有回应,并要求他取消订单。 当天,在第四辆网运车到来之前,王先生最终与司机通电话确认不收取长途费,然后顺利返回上海。 调查:乘客私下 城市之间收取过路费是很常见的 王先生回到家,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他上网一查,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被司机要求收取城际车费的乘客。 一位名叫“如意”的网友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帖称,因为晚上有事,所以用打车APP叫车前往其他城市。总里程超过160公里。司机提前给她打电话,解释说高速公路出口费必须由乘客支付,网友表示可以接受,但司机还要求她支付返程费。 “你说让我支付回程路费是什么意思?建议平台将高速公路通行费添加到路费中,而不是私人代收。” 该网友说道。 另一位网友“板子”表示,他从昆山花桥打车前往上海玛雅水上乐园。高速公路过路费其实是13元,结果他被收了24元,司机还收了他40元城际过路费。该网友认为是通过平台收集的,所以没有反对。直到下车,司机才让他通过微信私下转账。 “挺烦人的,投诉后,平台退了多收的钱,却没有任何补偿。” 网友“板子”表示,他并不是要求任何赔偿,而是对司机的额外收费和私人收费提出质疑。该平台没有任何监管。如果平台上没有投诉,“就应该考虑乘客。运气不好?” 有网友发帖称,全市停车费已包含在80元停车费中。 在王先生看来,无论是城际费用、回程机票还是高速附加费,如果合理且得到平台认可,那么由乘客支付并没有什么问题,但他所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。此外,城市之间存在收费不公开、不透明、无标准的情况。他认为这些费用不合理。 司机:回程不能接单 易于空载运行 从乘客角度来看,超出平台协议的收费很难得到认可。不过,对于网约车平台的司机来说,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。 一位网运司机告诉记者,如果是城际订单,司机将乘客送到目的地后,无法收到其他城市的回程订单。“平台不会发货,你也不能私自提货。”。”。 根据交通运输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等部委联合发布的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暂行办法》第二十二条规定, “网络交通服务应当在许可的经营范围内从事商业活动。超出许可经营范围的,起点和终点应当在许可经营范围内”。 也就是说,如果是跨城市再回来的订单,如果目的地是经营许可的地方,就不属于非法经营。 然而,很多网上发货平台的系统设置并不是这样的。一旦检测到驾驶员实时位置在作业区域外,平台将不会向驾驶员发送行程,导致司机必须在返回途中支付过路费。 这些问题在长三角地区表现得比较明显。比如上海嘉定到江苏昆山的距离并不远。不过,在一些在线交通平台上,城市内会额外收取几十元的费用,有的情况下,司机还会私自向乘客收取。 如果没有城际票价的“补贴”,司机送完乘客后往往只能空手而归,赚不到多少钱。 大多数司机觉得,如果接到跨城订单,最好先给乘客打电话沟通,如果乘客不同意跨城收费,最好取消订单。 “乘客上车前协商好了30元往返高速公路费。交付后,乘客第二天投诉回来,平台从我的账户上扣除了30元。” 一位网约车司机无奈表示,即使与乘客协商好票价,事后也难免后悔、投诉,但网约车平台更多地站在乘客角度考虑,司机也无法面对这种情况,没有办法。 许多网购司机也认为,网购平台应该提供更多人性化的设置,比如在订单中添加城际费用,或者允许司机在回程时接收订单。 “如果平台不执行这些收费和规定,只会增加司机和乘客之间的矛盾。”一位司机表示。 实际测量: 不同平台、不同城市,城市之间的税收标准不同。 近日,仇成助理记者查阅了几家在线交通平台的规则,大多都有城际资费、长途资费的详细使用规则。 作为一个旅游聚合平台,有几十个在线交通平台供乘客选择特定的软件。记者选取了曹操旅游、向岛旅游、阳光旅游3家公司作为软件测试,分别对上海-苏州往返、上海至杭州、杭州至苏州进行了查看。 其中,平台阳光出行的预估价格明细中,三地往返不收取跨城费用,但包含长途费用,如果超过22公里至40公里,额外的。每公里按0.5元/公里收费;超过40至80公里,加收0.7元/公里;超过80公里则加收1.2元/公里的费用。 曹操往返三地的预估价格已含城市间税费,但两城市之间因出发地不同,价格会有所不同。 曹操出行收取的城际费用明细 例如,选择曹操出行后,记者将起点设置为上海虹桥站,终点设置为杭州东站。此时,城际费为80元,但反过来,从杭州东站前往上海虹桥站,跨城费为80元25元。 副记者在价格规则中看到,曹操旅行社针对不同城市、不同距离设定了多个档次的城际资费。例如,从上海到杭州的通行费,35公里至65公里为30元,65至100公里为50元,100公里以上为80元。 对于向岛旅游来说,预估价格中是否包含城际费用,取决于各地是否设置城际费用。例如,上海虹桥站至杭州东站的火车通票票价为80元,而杭州东站至上海虹桥火车站的火车则不收取城市通票费。 翔岛旅行社城际资费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,无论向岛旅游的预估价格是否含税,城市间最终的价格都相差无几,都在520元左右。 同样,记者在某旅游平台上也看到,对于上海、苏州、杭州之间成对配置出发点的订单,只有苏州至上海的路段显示城际费用。以苏州火车站至上海虹桥站为例,城际通行费为48元。 城市间预计平台费48元 最后,记者通过地图软件平台预订了从江苏昆山飞往上海嘉定的订单。总里程30公里。很快就有司机接手了订单。 这家名为“易智旅行”的公司在预估价格详情中不包含城际税。记者立即致电司机沉师傅,沉师傅毫不怀疑地表示,自己“下单”了。他没有注意到这是一个跨城市的命令。本应收取30元跨城费的他,最后却“敲诈”了一份远程订单,没有跨城费。 “每公里大约1元(城际通行费)。这项(费用)通常需要事先商定。如果不同意,那就算了。” 沉师傅告诉记者,如果城际订单到达其他城市,他将无法在在线旅游平台上收到退货订单,因为规则不允许。 答:禁止司机与乘客协商不一致 外地税 那么我们应该在城市之间收费吗?为什么有些网运公司只在部分城市推出“城际费率”?对此,记者周周联系了几家网约车平台和公司进行了解。 阳光旅行社、曹操旅行社、向岛旅行社三家公司的客服人员均表示,司机不能向城市间的乘客收取费用。 “如果司机向你收取城市之间的通行费,你可以拒绝支付。”阳光旅行社客服解释称,司机可以在行程订单中添加合理的费用,如停车费、过路费等,其他费用不能额外收取。如果发现,可以向平台举报。 阳光旅游平台城市间收费说明 对于城际间的收费问题,某网约车聚合平台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解释,网约车价格由各网约车平台自主确定。平台不参与运费定制,各网上运输平台之间会存在一定的价格差异。聚合平台会在线告知乘客各运输平台的配载标准,乘客在选择平台时可以点击查看。 “除司机与乘客达成一致的特殊情况外,司机收取的票价中含有公示中未列出的费用的,将被视为不合理收费。” 该工作人员表示,平台推出了名为“票价保镖”的服务,可以主动识别不合理票价,主动提醒乘客注意。不合理票价也将退还给乘客。如果乘客自行发现,可通过APP或客服反馈,平台将反馈给乘客。工作人员会将情况转发至网约车平台,网约车平台将对司机进行相应处理。 此外,某出行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在遵守当地相关规定的前提下,司机可以收到以运营所在城市为终点的退货单。但考虑到不同城市的实际出行需求,部分城市的司机确实很难接到退货单,空驶的可能性很大。 为弥补司机空车回程造成的损失,提高司机接单能力,更好满足乘客的城际出行需求,平台在部分城市推出了“城际收费”。。 在开通“城际费”的城市,当司机收到其他城市的城际订单时,系统会自动在发票上添加“城际费”,并将全额金额交给司机。司机不得再向乘客收费。回程票价;在没有开通城际票价的城市,司机可以在行程开始前与乘客协商好往返票价。往返票价不得高于去程实际发生的路费和过桥费。如果未约定往返票价,司机不负责取消票价。但未经乘客同意,司机不得以城际费、回程机票费等名义额外收取费用。 最后,一位网约车行业内部人士表示,城际网约车运输服务市场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,甚至还有专门从事长途接送服务的司机。一些平台在部分城市推出了城际税费服务后,虽然城际税费看起来并不算太高,但足以抵消司机空车回程的油耗和高速成本。 “只有平台制定规则来约束司机、招揽和告知乘客,最终增加乘客和司机的反馈渠道,市场才能更加规范和透明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 新闻早报周伟APP记者陈泉 图片来源:陈泉 来源:周维上海

本站文章均由用户上传或转载而来,该文章内容本站无法检测是否存在侵权,如果本文存在侵权,请联系邮箱:2287318951@qq.com告知,本站在7天内对其进行处理。

相关推荐

发布评论